狗万app下不来 
当前位置:
中国太需要守护民族心灵的人
来源: | 作者:pro24a471 | 发布时间: 2017-05-03 | 95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       儒学本来是中国文化的核心,也是中国民族的精神支柱,但近百年来都饱受冲击:由被怀疑、被嘲讽,进而被污蔑:被责难、被攻讦、被清算。许多人以为:打倒传统文化之后,中国就可以新生;却不知道文化是民族的灵魂,当灵魂消散,肉体何依?丧失了灵魂的中国人,只好向西方求救。沿门托砵,纵使生存,吃的也是别人的残肴。有良知的中国人,对此岂能自安?堂堂大国,上下五千年,一直都是世界文明的开创者、前行者,深沉老练,为什么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后,忽然失去了信心,变成依附者、乞怜者呢?

 

       是不是西方文化代表进步,东方文化代表落后呢?落后挨打,所以一百多年来,在历次反抗西方入侵的战争中,我们都被打败了呢?

 

       若单从武器上说,的确如此。鸦片战争中,老将关天培力守虎门炮台,身负重伤,仍奋勇杀敌,士气不可谓不高,但可惜仍被英军攻破。这是非战之罪,乃武器不如人,所以李鸿章、张之洞等要搞洋务运动,希望“师夷人之长,以制夷人”。但甲午一役,中国辛辛苦苦建立的北洋海军、北洋陆军,几乎覆亡。中国人才知道武器之外,还有体制问题、文化问题,于是进行革命;革满清政府的命,其实是革中国文化之命。

 

       这一运动,到五四时代,可谓如火如荼:反传统、打倒孔家店、汉字改革、白话文学、全盘西化……一波一波,终于把中国文化扫地出门,中国于是与传统告别,但也造成了中国民族精神上的真空。

 

       这是文化断层,正如许多学者所指出。受害的是谁?得益的又是谁?而所谓得益,究竟得到什么益呢?

 

       即如以近三十年的开放而论,中国在政策上的确有所扭转。不过都是集中在经济方面,尚未及于思想、文化和教育,造成社会畸形发展;一方面沉浸于物欲、财富、权力,一方面自由、放荡、任性、虚无。换言之,中国在向西方学步的过程中,不但失落了自己的文化,也失落了人生的目标,传统那种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(范仲淹语)的儒者情怀,是一去不复返了。我们得到许多财富,但不能厚生,财富又有什么用呢?

 

       诚然,经济是重要的,经济是人生存的第一道防线。没有经济力量,犹如人没有身体,再伟大的力量也发挥不出来。三十年的开放,也证明了知识和技术没有国界,西方的“器”,亦可以为我所用。身体开始强壮,但没有人生目标、没有文化生活,那也不过是头野兽罢了。

 

       人类在危机中,地球也在危机中,地球暖化、资源枯竭、环境污染等等生态问题,究竟是谁造成?表面上是工业发展的余波,实际上是人的功利意识、现实意识、享乐意识、竞争意识所造成。人人都只有今天,不会关注明天,饮鸩止渴,集体死亡的日子不远了。

 

       这种死亡,是心灵的死亡。本来,人希望永生,但人怎样才能永生?难道真是靠上帝的神力、佛陀的慈悲吗?人若不知悔改,不自努力,却互相伤害、诿过他人;罪恶滔天,谁还能救你?人必自救,然后才有资格请求别人救度,也才能明白信仰的意义。

 

       在儒家,这是历史意识,可以通向永恒,由此以窥见人格世界、道德世界的建立,于是民族得以悠久。这不是民族主义,如希特勒之“日耳曼民族至上论”;而是民族的凝聚力,必以一崇高的价值观念为核心,而体会之、明白之、信守之。终悟这是人生之道,具有普遍性,不过由我先贤先知先觉罢了。我们身为领受者和后继者,当然有责任守护,莫使断绝。世代相承,于是形成传统。

 

       在价值世界,不同民族有不同的信守,并不一定构成冲突。《乐记》云:“同则相亲、异则相敬”,若能相敬,则一切价值之异亦可以相通,所以这不会形成民族主义。由于近代人迷恋于全球化,以为每个民族强调自己的价值观念就会变成民族主义,恐惧别人不接纳我,也太无主见了。试想:一个民族如果不守护自己的文化价值,那么谁还会替你守护?断无请西洋人来替我们守护的道理。“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,知所先后”,很重要。这是本分问题,而不是担心别人不接受我的问题。

 

       由此可知,我们今天来讲儒学,太困难了。在上一世纪,西化论者以为我们落后;在今天,全球化者又以为我们追不上潮流。正如当年孔子在陈绝粮,子贡说:“夫子之道至大也,故天下莫能容夫子,夫子盖少贬焉!”(《史记》〈孔子世家〉)诚令人悲叹!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知道自己的价值呢?自己的价值不明,如何凝聚民族?进而通向世界?如怕别人拒绝,或想迁就他人,加强对话,很好,但也要知道自己是谁呀!

 

       守护民族,必先守护民族文化;守护民族文化,必先通达民族心灵。心灵相通,方见中国文化价值之普遍性。在今天,我们太需要守护民族心灵的人!

本文摘自《法灯》330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