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万app下不来 
当前位置:
君子和而不同
来源: | 作者:pro24a471 | 发布时间: 2017-05-03 | 52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11月29日,我在学校第八届“性情教育师资培训班”上了一堂公开课,引发一场关于传统文化的讨论...
上课篇目是九年级语文的自读课文《应有格物致知精神》,作者是丁肇中先生,他是197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和洛伦兹奖获得者。

——从初中自读课文《应有格物致知精神》的教学谈起

 

/崔雪芹

       11月29日,我在学校第八届“性情教育师资培训班”上了一堂公开课,引发一场关于传统文化的讨论。
上课篇目是九年级语文的自读课文《应有格物致知精神》,作者是丁肇中先生,他是197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和洛伦兹奖获得者。有感于“中国学生大部偏向于理论而轻视实验,偏向于抽象的思维而不愿动手”的现状,丁肇中先生指出其中原因是中国读书人受传统儒学影响所致。
       这篇文章本并不在教学大纲之列,给学生上这一课,经过了几多考量,我心自知。何以至此?摘录出其中我最揪心的几个文段:
第三段:“但是传统的中国教育并不重视真正的格物和致知。这可能是因为传统教育的目的并不是寻求新知识,而是适应一个固定的社会制度。《大学》本身就说,格物致知的目的,是使人能达到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的田地,从而追求儒家的最高理想——平天下。因为这样,格物致知的真正意义便被埋没了。”
第五段:“因为儒家传统的看法认为天下有不变的真理,而真理是‘圣人’从内心领悟的。圣人知道真理以后,就传给一般人。所以经书上的道理是可‘推之于四海,传之于万世’的。这种观点,经验告诉我们,是不能适用于现在的世界的。”
……
       我感觉到这篇文章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看待上是有偏颇的。关键是,这很有可能误导孩子们对中国文化的认知。五四以来,我们很多人因对传统文化的不了解到误解已经够深,对传统文化、对民族的伤害也已经够深。这是历史的问题,更是教育的问题。文化不能传承,则民族危矣。时至今日,如果我们自己还没思考、没醒悟、没担当,放任自流,互相伤害,不让人痛惜吗?
痛定思痛。我最终还是决定尝试以绵薄之力,在孩子的心中为中国传统文化正名。我们应持怎样的求知精神——这是课文所在单元的重要教学目标。我也希望学生在这一次学习活动中去体验:读书学习,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,要有“见义而为”的勇气,有“当仁不让”的担当,还要有温情的求学态度。希望孩子们在这一堂课中体悟到:要勇敢但不是好斗,质疑但不是挑战,思考但不是对决。
要让孩子自己有感受,首先需要提前的铺垫和实践。课前,我布置他们周末查找《大学》里关于“格物致知”的注解,收集王阳明其人其事,了解他创立的学说及其贡献等。有此基础,孩子才能对文章有偏颇的观点产生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另外,针对文章第五段的论述,天下是否有不变的真理,真理能不能从内心领悟?为了解决这个抽象的问题,我决定用“爱的存在”来化解孩子心中的疑问。周末的家庭行为作业有两种,学习小组用抽签的方式决定:
1.感受父母亲人对自己的爱或自己对父母亲人的爱,记录下来,分享;
2.用科学实验的方法来探测感知“爱”(形状、颜色、气味、重量、温度、质感……)。
       在做完课前预习的作业和行为作业后,课上通读全文、分享周末感受∕实验爱的经历后,有孩子起来说:“总觉得有很多地方不对劲,不是作者说的那样,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。因为回头想想,又觉得作者讲的是那么有道理,这种矛盾的感觉堵在心里很不舒服。”各小组在研讨学习之后也纷纷提出类似疑问:“作者笔下的王阳明很可笑,但历史上的王阳明似乎不是这样。而且,王阳明格竹子之后方知朱熹格物的方法不对,这不就是一种格物的实验精神吗?丁先生却用这个例子来论证中国读书人没有实验精神……”
孩子们的心情,我可以理解。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不深的情况下,他们读到丁先生的这篇文章,会认为丁先生的话很在理,但课前浅浅的了解、性情文化对他们的滋养,还有与生俱来的中国人身份,又让孩子们滋生出一份不自知的对国家民族、文化文人的维护之情。
       有了前面的铺垫,按照课程的设计步步落实学习环节之后,孩子们对这篇文章有所偏颇的观点便有了自己的思考和判断,他们明白世间存有许多只能通过内心感悟而得的真理,也明白了先生所提倡的“要通过实地实验来学习科学知识”的这种实验精神是必须的。
       在播放访谈视频《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——此生无悔》之后,我以自己看完视频后的写的感想作为课堂总结:
淡泊名利,隐姓埋名,呕心沥血,奉献自己的一生,依然自豪地说:“此生无悔,此生没有虚度,我是中华民族的儿女,此生属于祖国,此生属于事业,此生无怨无悔!”这是黄旭华先生在采访中最后的陈词。——这是何等高贵,何等庄严,何等震撼人心的担当精神!
       但你们可知,这种精神,原本是儒家理想主义人格教育的精粹。曾子说: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孔子说:见义不为,无勇也;当仁,不让于师。王阳明说:良知是造化的精灵,这些精灵,生天生地,成鬼成帝,皆从此出,真是与物无对。
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这种担当,还有危机感、忧患感,正是中国民族生命的源头活水,它叫“仁”,它叫“致良知”,它也叫“性情”……它的动力,完全来自内心,而非出于外在的要求。
……
       回到今天这堂课,刚刚我说的这番话,并不是要来挑战权威,因为在这一刻,我不是我自己,我是那个有一点点觉醒的中国人,我觉得我有责任站出来,告诉你们这些道理。
文章作者丁肇中先生,看到了当代中国学生学习自然科学存在的问题,担心新生一代难以适应当今社会发展,而“见义勇为”——根据现代学术的发展和他个人的经验,向我们提出忠告。他的动机也是爱国,并不是爱他方,他希望的是我们中国青少年能有科学的实验探索精神。摄取西方的文化资源的目的,最后是回归我们自己,充实自己,以适应当前社会发展的需要并能涵盖西方的挑战。
在不同行为背后的这一点“爱国心”上,我和丁先生无分彼此,那就是:我们都有传统文化中的忧患,由忧患而转化出担当。
    “君子和而不同”——对他人,我们应有理解和尊重,却不能随意附和。这就是传统文化对独立人格的要求。
       当天来听课的很多人,他们从孩子们在课上真实呈现出来的感受力、思考判断力和敢质疑的种种真诚中,感受到性情教育的精神所在,更为喜耀有这种珍惜传统文化的氛围所感动。
那天听课的还有两个即将毕业的在校女大学生,她们提出了一些尖锐的质问:“这样的课堂设计,完全淡化了这篇文章的知识点,淡化了这篇议论文中作者的观点,而把侧重点放在讲中国传统文化,进而开发性情,这样对考试很不利吧?”又问:“在孩子没有对传统文化有更多的了解和学习之前,老师这样故意地去导向孩子认为‘传统文化就是好的’,妥当吗?中国传统文化就一定是好的吗?老师不也是剥夺了孩子自己探索思考的权利吗?”
       我无意与之争辩,如果你在场,你会发现我们孩子的不同:在分享自己感受到父母之爱时,孩子们脸上有或感动或羞愧的神情;在观看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访谈视频时,孩子们毫不掩饰地流下泪水……
当然,不能责怪那些提出如此质问的大孩子,这是她们所受的教育的问题。
       但作为教师,我们真的不能再无动于衷了!或许,这也是我坚持要拿一篇自读课文出来教学的原因。如果这一堂课,能让孩子感受到自己那颗跳动的心,不错认、不误解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,进而使孩子们升起去学习传统文化的渴望、守护民族之根的心——只要能播下这么一颗种子,我的心便可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