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万app下不来 
当前位置:
文化生命力与今日世界危机
来源: | 作者:xiyao2017 | 发布时间: 2018-06-28 | 30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民主制度变质,经济发展失衡,国际秩序解体,社会撕裂严重,政府威信下降,科技发展提供商机、但人逐渐变成非人,文明错认、文化无力,人性的丑陋无法化解,都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危机的荦荦大者。我们有办法回应吗?历史洪流翻翻滚滚,纵不合理,却是现实。许多人葬身其中,无可奈何。只有洞察其弊,并有大悲悯之心,方能发大声、出大力、不畏艰巨,带领、凝聚有识之士,渡过大川,扭转世运。 中国文化在历史上久经忧患,一直有其生命力,在这个严峻时刻,能否发挥其作用,让整个局面起死回生?


一)中国历史的见证  



       文化的生命力不是从抽象的概念爆发的,它一定与当前的时代发生深切的关系。


  你看中国历史,春秋战国,天下大乱,礼崩乐坏,诸侯力改,然后有秦汉的统一,建立起新的政治制度,中央集权,强干弱枝。其间不是有百家思想争鸣吗?结果归于法家的极权,解决各侯国的分裂、对峙、争霸。


    但秦始皇焚书坑儒、摧残文化,走向极端,扼杀了文化生机,然后有汉武帝立五经博士,贬斥法家,进入经学时代。汉末经学败坏,帝国崩溃,此后四百年,经历三国两晋南北朝,五胡乱华,篡弑相继,政权变动如走马灯,然后才有隋唐的统一。到了宋明,文化虽然高度发展、文人辈出,但国策有偏差,防止不了外患,终于两度亡国。宋亡于蒙古、明亡于满清;满清以极少人口统治庞大的中国,许多人都很不甘心。


       读书人痛定思痛,认为是前朝文化出现问题,宋明理学应负相当责任,于是主张重新读经,上溯汉代传统。但读经先要通工具,声韵、文字、考据成为必修科。结果整个清代只有考据学盛行,读书人躲在书斋,埋首故纸,失去了对时代的关怀,产生不了思想家、启迪时代的伟大人物。


    到满清末年,西方文化强势入侵,中国在军事上屡战屡败,束手无策,李鸿章所谓「三千年未有之变局」,这是真正的大乱。在西方文化的进迫之下,中国人不能不谋求自强、变法和革命,终于推翻了满清皇朝,建立起西方式的政权,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。到现在一百多年了,但社会仍然不安,其间军阀混战、日本侵略、国共内战,社会主义新中国建立、政治运动连绵不断,无日安宁。其间最重要的,还是我们的思想挺立不起,一直都有西方影子。曲曲折折,代价非常大。直至三十多年前改革开放,局面才开始安定下来。


    改革开放就是实事求是,不唱高调,学习西方的市场经济,中国由几近赤贫而攀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成果惊人,但方法上还是靠国外投资(包括香港、台湾)、西方管理经验与先进生产技术达到的。对西方亦步亦趋,接受西方那一套,包括他们的思维方式、运作模式,所以我们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,在观念上被人殖民,根据他们的指挥棒来起舞,非常可悲。但可知道西方的那一套今天已走到末路,资本主义已变质,全球化已走不下去。国内分裂,社会问题非常严重,人的社会质素下降。我们若要建国,就必须找到自己的道路,不可重蹈覆辙,也不能简单地回到清初的经学。


     「变」是成长,不是复古。



二)今日世界危机




    面临变动,我们有信心吗?知道怎样做吗?未有方案之前,应先感受自己的处境,知道自己面临甚么样的挑战。这就是说,我们应有危机意识,超越于时代的思考。因为我们所面临的,不只是中国问题,也是世界问题。全球化不管你同意不同意,它已经影响着你。你无法闭关自守,你必须把自己放在全球格局中,才知道自己面临甚么挑战,决不能再走孤立主义之路。知己知彼,这个「彼」,已非单指某一国、某一时、某一地、某一事,而是串在一起,复杂错综,有点像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,大国争霸,小国跟风,时而合纵,时而连横。但我不是纵横家,不想只从利益上看时局,而是从历史立场,人类文明发展大脉络上看时代变动,知道危机已浮上水面,而且非常严峻。 



【民主制度变质



    首先,从政治思想上看,西方民主无法使国家强大,反而导致分裂、内耗。西方民主一直被人们认为是最先进、最合理的政治制度,如今变成最不稳定、最多争吵、最无效率的制度。


  人人都不愿意吃亏,以人权为武器,各不退让,结果只有整体受伤。政党政治使国家不断内耗,国外结盟亦不可靠。五日京兆,谁是你忠诚的合作伙伴?没有。具体例子如台湾,以政党不断轮替自诩,结果忙于内耗,经济萎缩,政客一味制造对立,使政争手段愈来愈激烈,在国际间则愈来愈孤立;又如韩国,历任总统无一善终,不是死于暗杀、自杀、被迫下台,或下台后被司法起诉;又如日本,曾经在十年间换了七位首相,最近虽稍安定,但又想再走军国主义之路,否认过去发动侵略战争,残杀平民的劣迹;又如泰国,虽称推行民主制度,却多年来红衫军与黄衫军互夺政权,最后由军政府统治;而更大的震撼是英国退出欧盟,国内外都有反对声音,苏格兰更扬言独立;美国则选出了民粹主义的总统,公开宣布关注自身利益,美国优先,不再承担维持全球秩序的义务,退出TPP,限制移民,撤回在世界各地的投资,退出关注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……


    一句话,大家不要再期待美国可以为你做甚么,各国自求多福。没有保护者,没有霸主,这样全球的政治格局当然改变。出于地缘上的考虑,各地区的合纵、联盟可能变得很重要,但问题是:谁是领导者?人人都想呼风唤雨,然若无实力,谁听你号令?民主走到这一步,就走到反面去了。它不会使国家强大,反而使国家的形象、威信、公权力萎缩,整体竞争力下降。即使有良好的经济基础,政府也会被财团绑架,让市民不满。


    例如二〇一一年,美国爆发「占领华尔街」运动,全球响应,原因就是美国政府保护金融机构,对它们兴风作浪弄出来的金融海啸不但没有处理,反而向它们注资,亦即由纳税人来承担风险,称为QEquantitative easing,全世界央行共印了三百一十六万亿美元,理由就是这些金融机构「大至不能倒」too big to fail。这是何等的不公平!


      民主吗?恐怕是「金主」,即拥有金权的人作主。



【经济发展失衡



      政治的背后,其实是经济,国家如何获取利益,人民如何增加财富。


    资本主义兴起,本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改良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,以密集劳动力和流水作业来提升生产力,前提就是先集中资本,充分发挥资本的作用,因此利润所得亦归提供资本的人,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公平,但最先维护的就是资本家,也就是生产者的权利。到了后期,资本家已经逐渐脱离生产者的行列,他已经不需要参予生产,只需要利用金融知识,通过资本操作,便可以获得大量财富。尤其是到了全球化时代,以发展当地经济为名,实际上是掠夺全球资源,控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命脉。


    因为分配不公,大部分利益都归大财团、跨国公司拥有。普罗大众和中产阶级都没有从中得到好处,向上流动无望,反而逐步下跌,所以造成很多不满,民粹主义兴起。英国为甚么要脱欧?美国为甚么要优先?就是在这种情绪下出现的。现在世界有好些地区反全球化、反自由贸易、反多边主义,甚至过去所作的国际承诺也可以改变。例如美国竟公开要求欧洲各国分担美国驻军的费用,觉得自己吃亏:我们派军队保护你,你没有交保护费。美国这样出尔反尔,成为世人眼中的无赖大国rogue state,国际秩序不消说正在解体。


      大家都那么计较,以自己的利益为先,保护主义、本土主义纷纷登场,都是出于经济上的矛盾。


 

【国际秩序解体


  • 9.11发生在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


      有人以为这是文化冲突,美国学者亨廷顿(S.P.Huntington)就是这样提出。但我认为文化冲突是个假命题,实质上是各国之间有严重的利益冲突,藉文化、宗教之名来包装,政治利益、经济利益、宗教利益、集团利益、个人利益……都是利益。而利益归根到底是人的欲望,不过披上宗教和文化的外衣,把自己的欲望合理化,使对方妖魔化。结果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地区战争从未停止过。


    罪魁祸首是美国,以为自己的文化先进,要把它推向世界,又以为自己是世界警察,要保护别人不受「邪恶国家」的影响,结果在中东地区的战争逐步变为代理人战争,战火甚至烧至美国本土,发生九一一惨剧。美国总统增兵伊拉克,叙利亚则出现了更激进的伊斯兰国。各大国纷纷卷入,大家都不能输,签甚么合约都没有用。中东许多地区都变成了废墟,制造了大量难民,涌向欧洲,成为欧洲人的恶梦。保护主义、民粹主义、本土主义就是这样兴起的,对国际主义、自由主义不满,对政府、对把持话语权的精英不满,这就引起了极大的社会矛盾,国际秩序解体,社会秩序亦解体。



【社会撕裂严重,政府威信下降


      长期推行民主的结果,会让社会加速撕裂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原来由政党、精英所主导的格局,高高在上,不了解社会已经累积了大量民怨,仍然活在自己的观念壁垒里。


      精英一味强调「政治正确」,而不知人民反感。主流媒体还以为自己在带领群众,却不知群众已经厌弃他们的作风。这一次特朗普Trump竞选美国总统,便痛骂《纽约时报》NewYork Times、有线电视新闻网CNN,说他们说谎,是人民公敌。特朗普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批评主流媒体,他代表谁发声?原来群众已经不看这些媒体了,他们另用互联网、社交平台来沟通消息。精英活在自己的世界,却不知道世界已经翻天覆地。民主不再由精英主导,而是散落民间,人人都可以发言咆哮。


    这是大众民主,也可以说是无观念之民主,诉诸直接感受。政客必须重新认识群众:他们的不满、他们的选择、他们的品味、他们的需要。


    在这样的情形下,社会必然走向多元化、多边化,加上移民,宗教信仰与生活习惯的不同,社会结构空前复杂。旧矛盾未解(如种族问题),新矛盾又来。这就是欧美各国,所谓先进国家的难题。有人把民粹主义、本土主义称为自由主义的右翼,把讲政治正确的精英称为左翼。前者希望建立一个威权政府,后者则有国际主义、理想主义和反政府的倾向。大家目标不同,社会当然难免分裂。无论更换多少领导人,都无法恢复往日威信。社会没有共识,美国罗尔斯提出的「交叉共识」overlapping consensus已证明为空想,不可行。人各有欲,人各有取,若无更高远的目标或情怀,何能互相接受、互相尊重,乃至精神相通呢?


    社会不能建立真正的共识,一定陷于内讧、混乱、争吵之中,分裂再分裂,小圈子中再有小圈子,社会整体质素一定下降,人民生活愈来愈不安全。


 

【科技发展提供商机,但人逐渐变成非人


  • 阿尔法与柯洁进行围棋人机大战


       社会质素下降,但另一方面,人的知识、人的技术却在飞跃之中。


      刚才说,社交平台已经取代了主流媒体,靠甚么?就是互联网、电子通讯、电子商贸、云端存盘,这些新科技,带给我们很多方便,同时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模式、商业模式、消费模式、管理模式、控制模式、储存模式,甚至思考模式、战争模式,带出了新经济,提供了许多商机(例如共享汽车、共享脚踏车、共享公寓),也带出了许多新问题,乃至对传统习惯的颠覆。为甚么科技如此利害?因为互联网不但把各种信息链接起来,更重要的是它背后有大数据,加上人工智能的运用,已经穷尽了所有个案,推演出所有现实上的可能;其搜罗之广、运算之速、已超越人脑。最近一台名为Alpha Go的计算器与世界排名第一的围棋高手柯洁对弈,竟以30完胜。弄得柯洁非常痛苦,流下眼泪,说和Alpha Go下棋没有感受到下棋的快乐,因为Alpha Go太完美了,人无法跟它抗衡。


    将来,科学家们推测,人工智能可以替我们做饭、洗衣服、管家,可以陪你聊天、喝咖啡、谈情说爱。你不需要朋友了,只要买一个机器人,就甚么都可以满足你的欲望与要求了。再推而广之,社会上的许多服务性的工作,如侍应、接待、售卖、咨询、订购、付款、退货,都不再经人手。甚至生产、种植、检验、运输、分流,都不需要人参予,连医生、律师、教师这些专业人员,都可以由机器人代劳,因为一切都是按程序、按指引来工作的,可以完全不涉及个人因素和情感因素,所以无人驾驶汽车、无人驾驶飞机,由机器人操纵,比人更可靠、更准确、更有效、更节省成本;物流仓的机器人,可以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工作,不必休息,也不必付薪金和公积金,也没有反抗,让你对它产生无比信心。


      它成为你的脑袋、你的主宰、你的神。这时候,根据《未来简史》作者尤瓦尔.赫拉利Yuval N. Harari的说法,人要么进化成神(智神),要么变为非人,因为你无法预测人工智能、生物科技会进步到甚么程度。反正在无涯的宇宙数据流中,人的存在也不过是一片「小小的涟漪」罢了。对我们来说,这讯息让我们感到兴奋,还是悲观?人活得太舒服了,一切都唾手可得。但这就是人的理想吗?你把自己交给机器人,交给人工智能,交给大数据;你愈相信这些,你对自己就愈没有自信。


    从哲学观点看,这将是人类最大的危机,因为作为一个人、一个自由和独立的主体不见了,生命的乐趣也就没有了,生命的意义也就丧失了。


      难怪霍金(Stephen Hawking)、马斯克(Elon Musk)等科学家和科技人士联合发表了一封禁止开发人工智能的公开信。因为机器将会接管一切,人存在还有何价值? 从效率上看,机器人会比人更快、更精确地完成任务,而且不会怠工、不会生病、不会有情绪,是非常优秀的员工。但是,它没有情感;即使有,也是通过大数据来仿真的、虚假的;它只是冷冰冰的「人」,你能和「他」发生感情吗?


     当你知道他的感情只是从无数的个案中提炼出来的时候,根本无心,你还能投以真心吗?这不是一种自我欺骗吗?你能让自己沉迷多久?




【文化错认,文化无力



       人逐渐变成非人,不能全怪科技,因为这个里程由来已久。


     过去我们崇拜科技,把它看作是人类的伟大发明;崇拜科学家,把他们看成上帝,代表人类的骄傲,如今才知道它会反噬,毁灭人类,所以这是文化的性质问题、文明的进程问题。


    有甚么样的文化就会把我们带向甚么样的结果。科技本来是中性的,是人类理性的产物,懂得发明工具来帮助自己达到目的。工具本身无所谓善恶,工具的使用者才有善恶。刀能杀人,亦能活人,全凭使用者一念。


    过去五百年,文艺复兴以来,西方文化都在技术层面推进,成就辉煌,但亦造成文明的偏狭。科技一枝独秀,工具文明一枝独秀,成为一个大势,谁也抗拒不了。其他文化被挤压、被边缘化,若最终被挤出历史舞台,那就真是人类历史的大不幸了。为甚么?因为工具文明对利用和改造外部环境、自然生态有办法,但若试图利用来控制使用者的心灵便很危险,因为后者才是工具的主人呀。


       若科技发展侵入这个领域,那么人作为最高存在,他的主体性便失去了。大数据决定一切,人间再无「自由」这一回事。


  人类文明的发展终于完成了它对创造者的反噬,工具变成主人。我不知道这是喜还是悲,是文明的最大成就还是最悲惨的结局。人被自己所创造的文明杀死,听起来很荒谬,但有眼光的人已看到了。起点有偏差,终点就会如此;起点指向外,结局就会让自己随之起舞。人的自我得到鼓励和放纵,就会像尼采一样最终陷入疯狂。中国人所谓「慎乎始」,就是要你在起点的第一步反省。这一点弄不清楚,很容易错认。是的,在历史上我们常常错认,误信甚么神、甚么主义、甚么思想、甚么归宿、甚么天堂,反反复覆、兜兜转转,已不知多少回,付出了多少代价,但始终不觉醒。


        这一次,我们把命运押在科技、大数据上,但愿没有押错,因为,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了。




【人性的丑陋无法化解


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gif/mqM5pLeL8r4l3s2fkEPHm3YStU7gMWTuxkn9DRuE5pGdiaKZJ3zyDxWN5a287yCjLEU6wqdM1Kkxox69Pd8ebtw/0?wx_fmt=gif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
 

      如果我们押错,说明我们自身有问题。我们如此喜欢科技、迷信科技,以为它可以帮助我们成神,却不知道这是一种利用,由贪心开始:贪方便、贪舒适、贪快捷、贪回报、贪欲望上的满足,魔即从此生。一切现实价值、世俗价值,所谓名缰利锁,几乎无人可以躲免。现代人为甚么最终走向商业,要赚很多钱?因为金钱可以购买一切,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欲望,这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实。


      资本主义能够横行,正是因为它可以让我们快速致富。通过金钱的作用,让我们不断膨胀贪欲。贪无止境,人又何能回头?在贪欲之下,商无道,政亦无道。社会结构、人际关系亦无道,反而只有利用工具意识、科技意识发展以达到目的,这才是问题之所在、一切罪恶之渊薮。


       美国前任总统克林顿竞选之名言:「这是经济,蠢才!」It is the economy, stupid !可见悲哀。当今之计,所谓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,如果我们以为只有经济这条路、赚钱这条路、科技这条路、大数据这条路、人工智能这条路,不是太偏激、太无智慧了吗?


    关键是我们为甚么会有这样的选择?文明为甚么会工具化?理性为甚么会工具化?人为甚么自弃立场?商业意识为甚么会主宰一切?人不会反省?归根到底,都是因为人有弱点,人有不可化解的原罪,贪欲、控制欲、占有欲、享受欲。


  资本主义发展生产力之不足,还要全球化,以种种手段,包括暴力来达到目的。科技纵然发展,人性丑陋的一面始终没有改变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何况在当今的商业社会,连「道」也不存在了呢?


 





    

【   以上列举:民主制度变质,经济发展失衡,国际秩序解体,社会撕裂严重,政府威信下降,科技发展提供商机、但人逐渐变成非人,文明错认、文化无力,人性的丑陋无法化解,都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危机的荦荦大者。


    我们有办法回应吗?历史洪流翻翻滚滚,纵不合理,却是现实。许多人葬身其中,无可奈何。只有洞察其弊,并有大悲悯之心,方能发大声、出大力、不畏艰巨,带领、凝聚有识之士,渡过大川,扭转世运。


      中国文化在历史上久经忧患,一直有其生命力,在这个严峻时刻,能否发挥其作用,让整个局面起死回生?